企业文化

15年前美这招让伊拉克“消散” 当初对中国好使吗 伊拉

时间:2021-05-08 20:09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原标题:15年前美国用这招让伊拉克“消失”,现在对中国还好使吗? 6月11日,美国废除“网络中立法案”的决策正式生效,这项奥巴马任期内通过的法案仅仅“存活”了三年就无疾而终。这本是大洋此岸美国的“自家事”,却在近日刷了中国网络的屏。 这是因为这样...

  原标题:15年前美国用这招让伊拉克“消失”,现在对中国还好使吗?

  6月11日,美国废除“网络中立法案”的决策正式生效,这项奥巴马任期内通过的法案仅仅“存活”了三年就无疾而终。这本是大洋此岸美国的“自家事”,却在近日刷了中国网络的屏。

  这是因为这样一种论调的传播:特朗普撤消“网络中立法案”其实是为了给中国断网正当化。这种莫名而来的“传说”不断发酵,给人们带来极大的迷惑。

  美国毕竟有没有能力给中国“断网”?这个“网络中立法案”又是什么货色,两届美国政府为什么缭绕它争辩不休?

  库叔今天就带来两篇文章,分辨讲讲这两个问题。

  文 | 纵横十

  本文转载自微信大众号“ 环球视线”(ID:hqsy68),原题目《美国可用“根服务器”瘫痪中国网络?你始终担忧的这个问题,今天有答案了!》,不代表?望智库观点。

  一

  焦急

  近来,一种“美国掌管全球根服务器(寰球13台,有10台在美国),川普可以掐断中国网络”的论调死灰复燃,并引发了不少人的担忧。

  在他们看来:美国是世界互联网毫无争议的中心,还掌管着互联网的网络中枢“根服务器”,那么美国要掐断中国网络就能轻而易举。

  要晓得,2003年伊拉克战役期间,美国停止对伊拉克的域名解析,让伊拉克从互联网消逝;2004年4月,美国就给利比亚断网,让利比亚从互联网上消失了3天。

  于是,良多人就很担心这个问题,一旦美国也对中国这样做了,一旦我们真的被美国断网了,我们该怎么办?

  在这里,笔者想反诘一句:如果美国真的能对中国也办得到,它为什么没做?至少也拿这个掐脖子的事件,每年来讹诈中国个千八百亿。

  二

  原理

  电话问世之初,如果你要打电话,你得将电话先打到服务台,告诉接线员你要打给谁,接线员根据你说的名字,将你的线路插到对应插口上,这样线路通了你们就可以通话。

▲老片子里的电话接线员

  这实在是接线员有一个电话本,上面存着每个人的名字与对应的电话,当你告知她你要衔接的名字后,她依据名字查找到电话号码,然后帮你接通。

  现在打电话,其实还是这个原理,只是因为当初的电话数目过于伟大,已经无法由人工完成,是由电子设备主动完成的。

  网络访问,原理也相似。

  每个网站都有一个ip地址,如央视网的IP是202.108.8.82,很显明,这么一长串数字是十分难记的。假如记一个两个那还轻易,要记上大批的这类数字,恐怕就很难了。

  于是,为了方便记忆(或出于其它方便性目的),每个IP地址都有一个对应域名,如央视网的域名是:cctv.com。

  很显著,

  cctv.com比202.108.8.82要好记得多;

  taobao.com比140.205.220.96要容易记;

  baidu.com比220.181.57.216要简单;

  qq.com比111.161.64.40记起来要便利得多;

  (P.S 记一个人的名字,当然比记他的身份证要容易)

  ……

  实际生涯中,我们并没有一个“网络本”来记载上述这些列表,这个工作实际上就是由DNS服务器完成的。

  当你在阅读器地址栏里输入cctv.com访问该网站时,你的电脑先是找到DNS服务器,让它帮你查找到对应的IP后,你的电脑才与cctv的网站相连接,从而实现你对该网站的访问,DNS服务器帮你查找IP并实现连接的进程,就叫做域名解析。

▲服务器

  美国的根服务器是干嘛的?它实际上并没有cctv.com这类具体的“电话薄”,但它能指引区块性慷慨向。

  举个例子,

  当你要打电话给北京某单位时,你先打电话到工信部,工信部自身并没有这个单位的电话,但它会告诉你打010114,你再通过010114查找到详细电话,然后实现通话;

  当你要打电话给广州某单位时,工信部同样没有这个单位的电话,但它可以告诉你打020114。

  根服务器也是这个作用,它没有具体的地址信息,但它可以告诉你到哪个处所去查找具体的信息,从而实现你的网络访问。

  所以,看到这里你就明确,根服务器,它确实是根,是网络的中枢。

  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国就能掌握中国网络。

  三

  应答

  正如篇头所言,如果美国真的能对中国实现断网,以美国和川普的习用招数,它早就对中国网络进行绝杀,从而让中国在竞争中屈从。

  但美国至今没干,为什么?因为它们基本办不到。

  并且,像这么重大的网络保险问题,我们普通人都能想到的,国度职能部门又岂能想不到?又岂能不加防备?

  1、中国在2003~2004已经镜像根服务器

  简单的说,就是中国把互联网根服务器的数据抄了一份,把因特网的所有“电话薄”都抄了一份。

  这样,我们在访问世界网络时可以自己进行域名解析,基本上不必通过美国的根服务器。

▲美国有10台根服务器

  需要留神一点的是,美国的根服务器只起到“电话薄”并“接线员”的作用,它可以抉择不帮你“接线”(即错误你进行域名解析)或将你接线到一个过错的方向(你查问的是广州某单位的电话,成果指引你到英国去问,当然查不到),从而让你无法访问相应网站或访问到一个别的毛病的网站,但它不能去转变别人既存的地址信息,比如将cctv.com的IP给变掉。

  也就是说,这个“电话薄”虽然是美国主导编撰的,但由于上面的信息是固定的、无法被改变的,所以美国想要改掉里面的内容都不可能(除了少量用户的正常更新外)

  既然信息是固定的,当我们自己镜像了根服务器的信息时,这就相称于我们本人也有了根服务器,就可以自己进行域名解析。当我们有了自己的接线员后,美国的接线员对我们来说就可有可无。(只是咱们不美国的最新最全,但并不影响大体)

  2、。CN域名调换

  还有一种情形,因为。com这类的域名是美国主持,如果美国停止中国对这类域名的使用,像cctv.com很可能无法正常访问。

  但。cn域名是中国的,并且它的解析也由中国本身负责。

  我们完全可以将cctv.com切换到cctv.cn,qq.com切换到qq.cn,这对我们来说也是很容易的,并且在使用上完全不受影响。

  即便美国真的穷尽手腕耍流氓,我们照样上网的上网,购物的购物,网聊的网聊,该干嘛的干嘛,基础不受影响。

  有一点需要解释,互联网的骨干网络在美国,但互联网没有中央,说“美国事互联网的中央”这种说法是错误的。

  也就是说,并非所有的网络访问一定要经过美国才干正常进行。那么,说美国能通过“核心”来阻断某一国的网络流畅,也就不值一驳。

  3、“雪人方案”

  7位数的电话号码,当电话太多时就会变得不够用,也就是资源耗尽。

  于是,我们想到了升级成8位。

  网络也是一样。

  早些时候通行的网络协议是IPV4,但跟着网络的发展,IPV4的资源逐渐耗尽,于是就出现了升级版的IPV6。

  IPV6的资源非常多,几乎可以让每一粒沙子都占有一个IP地址。

  在2015年,由中国互联网工程中心牵头发动了“雪人计划”,该计划结合WIDE机构(现国际互联网M根运营者)、互联网域名工程中心(ZDNS)等共同实施,并在2016年完成。

  “雪人筹划”已于2016年在美国、日本、印度、俄罗斯、德国、法国等全球16个国家完成25台IPv6根服务器架设。其中中国安排了4台,1台主根,3台辅根服务器。

  目前世界上,事实上构成了13台老根加25台新根的新格局。

  所以,说中国没有根服务器,本身是不对的;根服务器完全由美国把持,这也是错误的。

  在“雪人打算”之前,如果美国停滞对中国域名(如。cn)或中国网站的解析,是可能让世界无奈拜访中国网站的,能让中国网络从世界互联网“消散”。

  但当今天,世界的根服务器不再由美国一家操纵时,美国连这一点也做不到了。

  看了上面这些,你就清楚了,美国应用根服务器确切能对中国网络造成必定影响,但若说美国能能对中国断网、能瘫痪中国网络,不外是胡扯。

  一些中国网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焦急?

  重要原因还是一些媒体(特殊是自媒体)为了自身利益,进行“胆怯营销”来吸引眼球,它们往往捉住一些片面性内容进行夸张声称,甚至不惜危言耸听以吸引公众关注从而为自己牟利。

  延长浏览:

  那个号称能让中国断网的“网络中立法案”到底是什么?

  近来,很多人又“震惊”了,说:美国取消“网络中立法案”,是为了给中国断网合法化。

  但其实,网络中立法案不仅跟“给中国断网”无关,甚至和互联网管理压根就是风马不接,更不存在所谓的因果关联。

  文 | 开心爹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家号“科技杂谈”(ID:keji_zatan),不代表?望智库观点。

  美国对互联网管理的影响,靠的是占世界绝大多数的互联网根服务器。然而这个网络中立法案,和互联网管理风马牛不相及,更不存在所谓的因果关系。通过分析“网络中立法案”可以看出,这是美国互联网和运营商两大营垒争夺信息时代话语权的“内战”,不会对其他国家产生直接影响。

  一

  “网络中立”的源起之战

  1、“网络中立”这一律念的源头是美国在上世纪30年代公布的电信法,当时的划定内容是任何电话公司不得阻碍接通非本公司用户的电话。这一概念在海内个别映射的说法叫做“互联互通”。

  电信运营商是信息服务的基础设施提供者,但他不可能像互联网公司那样由一家公司提供全体服务。无论是话音业务还是数据通信,往往需要通过多家设备和运营者联手实现,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呈现阻碍,都会对通信发生影响。

  虽然设备之间的交互是基于同一的通信协定和技术标准,但操作设备的还是人。而且电信运营商之间又是竞争关系,如果利益调配分歧理,或者出于其余目的,不让通信顺畅进行,不幸的还是最终客户。

  所以通讯的监管机构无比主要,要掩护通信业务的畸形运行和客户的合理权利,必需随同着技巧和工业发展的狂奔,及时出台公道的政策和规矩。好比对通信范畴的互联互通增强监管,实质上是激励竞争,对弱小运营商进行维护。

  上个世纪末中国联通刚成立时,就在互联互通方面吃过大亏,很多用户由于拨不通中国电信的电话,甚至对联通的通信质量和能力产生强烈质疑。后来在监管机构推动下,运营商签订互联互通和网间结算的协议,在协议细则中明白了互联互通的请求,以及对阻碍互联互通的处分规则;监管部门又处置了一批阻碍互联互通的事件,这才让相干工作逐步标准化。

  2、最初电信运营商投资建设的通信网络只能满意人们打电话的根本需要,而互联网的涌现和发展让信息服务的内容越来越丰盛多彩。缤纷的互联网世界是两类信息服务企业独特配合的结果,然而在利益分配上的抵触,互联网公司与电信运营商的关系也产生了奥妙的变化。

  在电信运营商看来,做好通信基本设施服务,须要进行网络建设、装备进级以及运行保护等,这都耗费了宏大的人力和财力。资本的投入盼望得到回报,尤其当市场增量殆尽的时候,更愿望从通信基础设施的受益者那里分一杯羹。说的是谁呢?当然是景色无穷的互联网公司。

  与此同时,通信技术本身也在一直演进和变化。除了让网络越来越宽,网速越来越快,也研制了许多“黑科技”,用于网络控制。

  有些黑科技出生时不是为了应付互联网,比如臭名昭彰的流量劫持,最初是为了避免某个方向拥塞而采取的劝导办法,就像警察蜀黍在拥挤路口的前方指挥车辆绕路行驶,目的还是让用户的使用体验更好些;但如果拿指挥棒的操控者率性起来,就是另一番气象了。

  基于网络把持技术,电信运营商和有线电视运营商设计出这样的贸易模式:对不同的网络流量履行相应的分级服务,网络使用者可以使用便宜的通佩服务,但这种服务很可能是低质的、甚至不能保障的;而如果能接受更高的资费尺度,乐意花更多的钱,他就能得到优质的服务。

  需要阐明的是:这个网络应用者,既可能是终端客户、个人使用者,也可能是互联网公司、内容提供商等。举个例子,中国移动的客户用咪咕视频看世界杯,如果两边都未几出钱,就只能看标清的画面;如果这个客户乐意多花钱看高清的,中国挪动可以给他提速;如果这个客户是咪咕会员,那么他同样可以看高清的,由于咪咕为他的会员向中国移动付了钱。

  二

  奥巴马力推“网络中立法案”,支撑互联网翻新

  电信运营商和有线电视公司们刚有网络分级服务的假想,就受到互联网公司的强烈反对,核心原因是两方面:

  其一是认为此举对互联网公司的发展不利。在实施网络分级服务的场景下,如果想享受高品质的信息服务,就需要由互联网公司或者客户个人付费,前者象征着增长互联网公司的运营本钱,后者会抬高用户使用互联网业务的门槛;而如果不多花钱,用户的休会就会降落。甚至互联网公司还需要针对不同质量的网络进行业务设计,这都意味着增添互联网公司发展的难度。

  其二是担心信息服务基础设施运营商杀入互联网战场。在实行网络分级服务的场景下,电信运营商和有线电视公司自己提供内容服务时,就有了先天的上风,甚至还可以采取技术手段凑合互联网公司,不要说完整封杀,就是在通道上略微使几个绊子,就够互联网公司喝一壶了。在互联网公司眼中,基础设施运营商既提供通道又提供互联网服务,简直等同于集运发动和裁判员于一身。

  当然,这些中心起因和目标不能明说,必须经由包装和谋划。为反对基础设施运营商实施网络分级服务,互联网公司们从新定义了“网络中立”的概念,将本来的互联互通扩大为“必须等同、公正地看待所有的数据流量及用户”,而后在草根和精英层面采用了不同策略:

  一方面,利用手中控制的舆论宣扬工具,反对运营商应用技术手段实行歧视政策,把花费者搬出来挡在前面。所以我们看到的支持“网络中立”的声音,多是声讨运营商限度消费者的自在、增加用户开销、侵害消费者利益。

  另一条门路就是走上层路线,追求政府支持代言,而奥巴马就是异常适合的人选。

  早在2008年,奥巴马就直接抒发了对“网络中立性”的支持,甚至在采访中采取“许诺”和“毫无保留”这样的字眼。从名义看,他也是站在民众视角,以为付费优先是让有人可以通过支付更多的钱来获取更好的服务,从而独享全部互联网的客户起源,这有悖于互联网“开放、同等”的发展准则。

  从本质上看,奥巴马发展经济的重要措施就是推动美国的互联网企业敏捷成长,而电信运营商以及有线电视公司等企业试图推行的网络分级服务,有可能会妨碍这一规划的实行,因而才会多次三番站出来直接向FCC施压,甚至连详细的举动都提了出来:不能屏蔽、不能节流、加强透明度、制止付费获取优先通道。

  最终,在奥巴马第二个任期里,2015年2月27日,FCC(美国联邦通信治理委员会)以3:2的投票通过“网络中立法案”。

  三

  特朗普废除“网络中立法案”,生机重铸基础设施

  在2015年网络中破法案投票前夕,美国最大的电信运营商之一Verizon表现要结束光纤建设,摆出一副“逝世给你看”的架势,意欲逼宫FCC。固然这一要挟未终极见效,但能够看出电信经营商如许重视这一政策。

  “网络中立是一场看上去对所有人公平的游戏规则??除了电信运营商。”通信行业专家陈志刚道出了运营商人士的心声。

  这些年来,全球范畴的通信基础设施都在疾速发展,无论是固定通信还是无线网络,都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然而最大的受益者并不是电信运营商和电信设备制作企业。

  虽然电信运营商投入的是真金白银,在信息化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堪称丰功伟绩,但是资本市场更看好互联网产业,即便是长年亏损的,估值也能高过日进斗金的电信运营商??更何况由于牌照房钱和运营成本居高不下,越来越多的运营商行走在亏损的边沿。

  网速越来越快,成本越来越高,但是从用户那里得到的收益越来越少,增收无望融资无门的运营商只能将重心放在下降成本方面。无论是裁员还是投资志愿降低,信息化基础设施领域的基础不稳,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信息化整体发展就可能遭受天花板。

  这是电信运营商们给政府部分灌注的逻辑。

  这个论协调特朗普坚守的“美国优先”原则是匹配的:美国在高科技和信息产业的优势,是树立在良好的信息化基础设施之上的;如果在5G等新兴的通信技术领域失去先机,会不会整体减弱美国企业的竞争力?当美国实施全球化扩大策略时,互联网公司长短常好的进攻兵器;而当重心转向国内的时候,就业和基础设施建设的优先级天然排在前面。

  这就不难懂得为什么特朗普坚定反对“网络中立”。与前任的犹豫不决的作风不同,结实的他上任不到一年,就推进FCC再次投票,正式废止了不满三岁的网络中立法案。

  这么简略粗鲁地否决掉前任的政治遗产,无论是政治对手仍是一般大众,都难以安静地接收,互联网巨头们,比方Facebook和谷歌,更是直接表白了扫兴跟反对。

  5月16日,民主党占优的美国参议院投票同意保存网络中立法案;然而这个投票并没有太大的实际意思,6月11日,FCC破除网络中立法案的决定正式生效。占了廉价的电信运营商和有线电视运营商纷纭表态,宣称即使网络中立法案生效,也不会守法屏蔽或者轻视互联网内容的。

  “取消网络中立法案”和“给中国断网”本是毫无关系关系的两件事,如果美国真要通过对互联网的控制权对其他国家做什么事,根本不用斟酌有没有“网络中立法案”或者类似法律。然而有些自媒体借取消网络中立法案的话题,有意无意地把根服务器、IPv6等技术概念包装在一起谈“断网”,除了危言耸听博眼球之外,还有些商业利益和政治态度夹带其中。

  从头到尾,“网络中立法案”的存废就是美国的信息基础设施供给商(包含电信运营商和有线电视运营商)和互联网内容供给商之间的战斗,双方为争取更大的好处空间,驱动各自的代言者和拥趸者,在立法环节你来我往多少经交手,目前来看,是以基础设施运营商的成功而停止的。

  我更关注的是:信息产业的发展需要基础设施和互联网利用相辅相成。基础设施运营商领有了对通道的节制才能,会不会遏制互联网企业的发展?得到政策搀扶的基础设施运营商会不会连续守旧的姿势,进而延缓信息化时期的发展过程?在基础设施运营商实施网络分级服务的情况下,大型互联网公司的经营成本增加,然而也换来了更强盛的垄断特征,中小型立异企业出头更难,这些变更会如何改写互联网产业格式?

  两三年后,这些话题的谜底会浮出水面。那时再回想网络中立法案存废之争,会有更多启发。

义务编纂:霍宇昂

报告大厅(hljtf.com.cn)是国内外最权威的市场研究报告及调研报告服务提供商。提供研究报告,市场研究报告,行业报告,行业研究报告,调研报告,市场调查报告,项目可行性研究,商业计划书,数据报告,免费报告及行业年鉴,行业名录等。优势报告有,能源电力研究报告,机械电子行业报告,建材房产调研报告及其它18个大行业报告300多个小行业报告,为用户带来权威的市场研究,市场调研及市场前景预测等方面服务。免费咨询电话400,817,8000